欢迎光临辽宁省工业和信息科学研究院网站! 2018年7月22日 星期日
邮箱登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辽宁省工业和信息科学研究院 > 党建风貌   
最 新 图 文
最 新 推 荐
  【我的家风家教故事】交纳至生命最后一刻的党费

【我的家风家教故事】交纳至生命最后一刻的党费

文章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周搢  作者:第一党支部  点击数:343  发布时间:2017-12-12 上午 09:35:28

一张老人的遗像、一盒骨灰、一本鲜红的党费交纳证,静静地安放在殡仪馆的角落,老人头微侧着,目光睿智而安详。这样一幅画面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把我带回到过去,让我陷入长久的沉思。画面中的老人罹患癌症,到了人生的最后阶段,仍然不忘自己党员身份,每月都委托家人去帮他缴纳党费。子女们按照他的嘱咐,在他生命升华之后,把党费交纳证与他的骨灰一道埋入地下。我亲身经历了这一过程,在那个悲伤而又带着崇高的时刻,我感到灵魂受到了党性的洗礼,这是一个老共产党员用生命诠释对党的绝对忠诚,那一幕永远印刻在我的心中。这位老共产党员,就是我爱人的外公。

少年参加革命 一生坎坷曲折

我爱人的外公1933年出生于温州乡下,在城区上小学期间,日寇大举入侵,温州遭受三次沦陷,他亲眼目睹鬼子烧杀掳掠,十分悲愤,在幼小心灵中萌发了爱国热情。抗战胜利后,他在温州中学就读,又目睹国民党的腐败无能和民不聊生的现实,受其兄长和堂兄影响,参加温州地区“抗议美军暴行”、“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等示威游行,逐步认清了国民党政府的反动本质,深感“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期间,他参加并组织秘密读书会,建立“红色读书站”;学习马克思、列宁、毛主席的著作以及解放区的文艺作品,向同学传播先进思想;冒着生命危险,把家建设为地下党组织可靠的联络点。终于,在1948年被吸收为地下党员,那一年他才刚刚15岁。1949年初,根据指示,他实地调查温州城区国民党军队驻防情况,为解放温州作准备。后组织遭破坏,他沉着应对荷枪实弹的搜捕,撤退到浙南根据地并加入游击队,随后又参与解放温州的军事行动。

解放后,他受到组织的进一步锻炼和培养,20多岁就走上领导岗位,并在1957年被选送至中央党校学习,受到毛主席的接见。学成归来后,他被调至党校的教研部门工作。但就在他决心一辈子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教学时,其后近20年受到运动冲击,耽误了为党和国家工作的宝贵青春。直到1986年强加在他头上的不实之词才被推翻,重新得到起用时他已经53岁。

对党赤胆忠诚 终生追求信仰

人生难再重来,日月不可复追,白居易曾感慨刘禹锡“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而老人家也经历了类似漫长的艰苦岁月。那些岁月让当年前途无量的青年白发斑斑,让一名理论工作者在壮年最宝贵的年华放下心爱的事业。但在打入另册的日子里,他既不悲观、也不自弃,养猪、种田劲头十足;在山区、基层照样埋头苦干。在他处境最困难、身心备受煎熬的时刻,他仍相信党是光明磊落、实事求是的,终究有一天会还他清白,并写下一首小诗铭志:“人生道路多坎坷,蒙冤受屈遭诬陷;欲加之罪无患词,信念不移奈我何”。

更难能可贵的是,平反之后,老人家从来没和家里任何人抱怨过组织半句,反而一直给我们深情回忆追随党推翻反动统治、建设新中国的光荣岁月。在我到纪委工作后,还曾对我透露过他的深重忧虑:有的干部党性觉悟不高、认识不清,怀疑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还需严格执行党的纪律。他说这番话还是在2011年,现在回头再仔细体味,不由更让人感慨这份超越个人私利的耿耿之心,佩服蕴含其中的风骨和远见。

1986年平反后,老人家备感时间宝贵,以满腔热忱的工作弥补岁月的损失。在那个时代,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温州模式”尚在孕育,并且引起了社会上激烈的思想和理论交锋。在风口浪尖上,他再次展现出了实事求是、求真务实的品格和勇气,敏锐地意识到这将是温州经济乃至全国经济发展的大事,他深入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奔向温州龙港、柳市、北白象等一线,反复调查研究,撰写多篇理论文章,为“温州模式”的诞生热切呐喊。其中一篇文章还以卷首篇的位置发表在《浙江经济》上,引起了较大的反响。直至生命的最后,他都还在不断思索马克思主义理论如何更好地指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践,关心温州经济如何在新时期再探新路。

立身耿介清正 传递良好家风

老人家平反后重新走上领导岗位,他依然坚持原则,敢说敢干敢管,对于丑恶现象依然进行坚决斗争。在领导岗位上,他对自己要求极为严格,当时走后门的风气比较浓厚,一些复出的老干部出于对子女跟着自己吃苦受罪的补偿心理,纷纷为子女谋划出路,但是他的子女没有沾过他半点光,一直都在非常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奉献着。

我和爱人原是邻居,老人家晚年与我岳父母一家共同生活,我目睹老人家一直保持着艰苦朴素的作风,对生活享受上没有任何要求,衣服总是穿了又穿,补了又补。他非常注重对晚辈的教育,尤其疼爱我爱人,但绝不溺爱,柔情又不失严格。对于我这个外孙女婿,也时常在聊天中进行提醒。老人家曾和我说,在纪委工作,使命光荣、责任重大,千万不要忘记执行纪律的人要首先模范遵守纪律。这番教导,我一直铭记在心。在老人家的影响和教育下,家庭上上下下都很和谐温馨,家庭成员都继承了他的良好品质,无论到哪都踏实勤恳、真诚善良。

为了记录历史、激励后人,老人家晚年还编辑了一本回忆录。他在回忆录中深情回顾:“我一生道路曲折,耽误了许多宝贵时光,对未能一心从事自己钟爱的事业深感遗憾。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带有浓厚理想主义色彩的人,我无悔当年的选择”,并对自己的人生作了最深刻的总结:“近60年来,我从一个幼稚无知的少年,逐渐成长为一名党的干部和教师,每走一步都离不开党组织的教导和指引,是党使我的心灵得到净化和升华,是马列主义使我的头脑得到解放。千言万语凝成一句话:不论在峥嵘岁月还是和平年代,不论身处顺境还是逆境,党永远是照亮我心灵的明灯。”

不知不觉,老人家已离开我们三年多了。回想老人家的一生,他信念坚定、一心向党,实事求是、追求真理,乐观向上、着土即荣,初心不改、清正廉洁,用终身奋斗将合格党员标准坚守到底。从他身上,我懂得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要对理想虔诚而执着、至信而深厚;就要敢于较真碰硬,用担当诠释忠诚;就要始终保持“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旺盛斗志;就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永葆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我想对老人家说,我深深思念着您,您永远是照亮我心灵的明灯。(周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版权所有:辽宁省工业和信息科学研究院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柳州街四号 电话:024-22825193

备案序号:辽ICP备10002827号-31 站长统计

您是第位访问者